第一章        霸主

 

永祿十一(西元1568)  冬十一

 

是年,素有尾張大傻瓜之稱的大名,織田信長,先後擊敗了齋藤、六角家等阻擋在前的大名,又擁戴自三好叛臣之手逃脫出走的足利後人,義昭上京,並恢復了征夷大將軍的地位,亦擊敗了畿內三好一族的叛軍。從此織田氏在朝中的地位飛躍猛進,成為了一線的大名。外交方面也和武田、上杉以及後北條氏等強大的大名,建立了良好的關係,可以全心專注於畿內的平定,正是風光的一年。

 

然而,那只是表面上的樂觀景象。

 

自經歷過兄長足利義輝的異變後,義昭自身似乎在恐懼著什麼。每當將軍進行閱兵的儀式,看著織田家經由兵農分離創造出來、精壯又強盛的士卒們,臉部的表情卻只有僵硬。

 

他害怕自己成為下一個發狂的對象,被信長軍給翦除。

 

當然的,在他親自求助於信長幫助他完成恢復足利幕府權威的夢想時,義昭的臉色可是更加難看了。

 

「這個人的神情,冷酷且嚴峻,好似隨時隨地都可以殺人一般!」

 

信長的外表算是相當俊秀,稀疏的鬍鬚、潔白的臉龐、細長的柳葉眉,搭配上深邃的眼眸,就如女子一般的清秀。但從眼神散發出的精光,卻足可跟大虎匹敵。

「你就是義昭了呀,我織田信長必定協助閣下完成復興足利,上京稱霸的理想!」

信長微笑的邊啜茶邊說著,一邊打量著這位未來的將軍、挾天子以令諸侯的金字招牌。

 

「此人如此柔儒怕事,何可成大器!只堪為我織田軍天下布武之馬前卒罷了。」

兩個心口不一的人,卻謀畫著同樣一件大事:

 

稱霸天下!

 

同時懷抱此大志的,還有來自東方的一匹猛虎。

 

武田法性院信玄。

 

武田家自信玄成為當主後,進行著積極且迅猛的領土擴張。武田軍自甲府出發,在信濃一帶東征西討,獲得了十分廣大的領地,卻也消滅了不少的當地豪族,如村上氏、諏訪氏等。為了征服當地的土豪領主們,武田軍可以說是付出了相當的代價才得以完全的統治了信濃。另外,武田家致力於領內金山的開發,以及農業的生產,信玄首當其衝,可以說是文武雙方面的全才了。

 

此時,信玄上京稱霸的阻力,由北方的另外一座金山構築起來了。

 

人稱「越後之龍」的上杉家大名,上杉謙信(原長尾景虎),為了消除信玄在信濃日益擴張的威脅,並奪回部份失去領土之家臣的領地,開啟了信濃越後間的修羅場──和信玄展開了數次大規模且壯烈的戰鬥。

 

不過,在這兩強之間毫無止盡的鬥爭當中,成功輔佐信玄消滅村上氏的軍師,扮演了信玄軍得以在信濃堅如頑石的建立據點,是位要角。此人乃是戰國三彈正的攻彈正───「真田幸隆」。

 

真田一族久居信濃間,其對地理環境的熟悉以及認識,還有真田氏代代相傳的兵法,是足以讓上杉謙信也頭痛的障礙。

 

日後的戰國第一兵「真田幸村」,就誕生在這樣的世界,不過現在還只是個剛滿四十八個月的黃口小兒。但任誰也不知道,他和某位不知名的遺孤,會在這戰亂中,編造出一場相當富有傳奇色彩的故事呢

 

回憶到第四場川中島之戰:是役武田軍損失慘重,失去了武田信繁以下等諸多的優良部將,不過所幸的是信玄也止住了謙信軍的追擊,得保信濃無事。戰鬥結束後的某一日,剛出生的幸村之父,昌幸不知道由哪裏抱來了一個孩子,年紀不詳,不過大約不會超過十歲,昌幸抱來的當天,這孩子正在打顫般的瑟縮著。

 

「吾兒阿,這孩子是」幸隆以一種精妙的眼神探視著這孩子,聲音倒是一如往常的沉靜。

 

「喔,父親大人這孩子是戰場上的遺孤呢,是主公要我帶回來的。」

 

幸隆托著下巴詢問:「主公的意思嗎?那麼想必這孩子的身分很重要囉。」

 

「是的呃,據說是亡故的典廄信繁公之子」昌幸放低了音量說道。這孩童的身分讓幸隆不得不瞪大了眼睛。

「什麼?!這孩子原來是信繁公的遺孤呀,可真是可惜小小年紀便失去了偉大的父親」幸隆惋惜的嘆道。「不過,為什麼主公會讓你將這孩子

昌幸搔了搔頭,一副不明其所以然的說道:

 

「這兒也不大清楚主公的意思是說讓真田家以優秀的兵法作為教材,代為扶養這孩子,據說這孩子具有非凡的膽識跟勇氣可孩兒怎樣也看不出來這直發抖的孩子會是什麼大將之才呢」昌幸疑惑的說道。此時他還只是個尚未成熟的年輕人罷了。

 

「喔?有什麼具體的事例嗎?想必主公不會看走眼才是。」幸隆倒是對自己的主子有著十分的把握。

「是說這孩子看見自己的父親遭到敵軍攻擊奮戰而亡,居然不顧自己不懂武功的身分,拔了脅差便殺出敵陣搶奪自己父親的遺體,據說共誅討了六名敵兵呢。」

「是嗎,那麼可以理解了這孩子面對死亡的威脅可以不顧,只為了盡孝便勇於跟敵人決戰看來是個可以培養的大將之子呢。」幸隆點了點頭。

「不過主公也交代兒,此子往後只能入祠我真田家無法回歸到武田祖內。」

「這是為什麼?」

「主公說這孩子自幼時便相當喜歡與其兄信豐(信玄的影武者)搶奪食物以及玩具,恐怕有損信豐繼承典廄公的權利。」

「嗯,一方面也是看重我真田家的薪火只會傳續給有才華的子孫吧。」幸隆意味深長的看著昌幸,接著說道:

「吾兒阿,你可知道,父親在三兄弟中,最看好的就是你,你的兩位哥哥信綱跟昌輝都堪為勇將代表,但在智略方面往往不及你」幸隆慈愛的摸了昌幸的額頭。

「父親請別這樣說,兩位哥哥都很優秀,兒不敢正視兄長繼承家督的權力」昌幸低下了頭,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呵呵呵,吾兒在想什麼,為父豈會不知?的確繼承家督本是長子的權力,就算為父硬要將家督之位傳給你,必招來家中的變亂以及世人的撻伐。但為父卻也看的出來吾兒素懷大志,必不甘久居人下,且為父也不認為你的兩兄長以匹夫之勇能在這亂世苟活多久唉。一切都是亂世的宿命罷了。」語畢,幸隆忍不住嘆了口長氣。

「無論如何,為了使我真田家永存於世,為父希望你好好教導兩個孫子喔,現在應該是三個了,對吧?大助。」幸隆輕輕拍了小孩子的肩膀,讓小孩子因恐懼而抖的更厲害了,只能緊緊的握住拳頭防禦著。

「大助嗎?」「嗯,這孩子既然不是真田之後,當然不能起用幸字或是昌字既然如此,老夫希望這個孩子對我真田家有莫大的幫助,就簡言為大助吧。還挺好記的呢。」幸隆笑著說。

「小鬼,記住!你眼前的這位叔叔,將來便是你的義父,老夫可是你的乾爺爺,你要以孝待之阿。」說罷,幸隆自身後的木桌上,拾起了一把長刀,上頭刻著「備前長船」字樣,將長刀交到了名為「大助」的孩子手上。大助拿起了刀,刀身的重量險些讓這不滿五呎的小孩子跌了下去,但他還是硬撐著,不願意露出無能為力的感覺。「這把刀,老夫今生已經老邁了,用不著了,希望你可以好好發揮它的實力。」

昌幸有感而發的看著這個孩子,嘆道:「文將有信幸,武將有信繁,這孩子比信幸信繁都會年長,你要好生努力,成為你爺爺那樣的名將阿,大助。」大助只是一言不發的看著眼前一老一少,不知怎地,恐懼的情緒已經消散,只有淚水不斷的滑落著。

「已經決定將小孫子起名為信繁了嗎?」

「是的,父親,兒希望他能成為跟典廄公一樣威名永留於世的武士。」

「那可是至高無上的榮耀啊,不過記得跟主公報備一下。」

「我知道了,父親。」

 

數年後,在幸隆與昌幸一文一武的指導下,三位真田家的少年逐漸的長大並成熟了。是年,真田信幸七歲,信繁六歲,大助則已經十四歲。昌幸命二子拜大助為兄,且賜與三人六紋錢家徽,希望三人以其兄弟身分共同振興真田家。

 

然而,一股看不見的妖氣,此時正朝向東方的武田家伸出了魔爪…….

 

編按:作者讓真田信幸跟幸村兩兄弟提早登場了,為了配合劇情需要所以...

            要寫出讓年紀不滿二歲的小幸村登場一起去砍八雷神,這太難了...至少多個五歲吧(笑) 

 

創作者介紹

六紋錢 再戰天下!!

alston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